裁员(小小说)

#媒体人周刊#2020年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永达餐饮管理公司面临生存的危机。永达公司是做餐饮管理的一家企业,老板黄永达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,为人老实忠厚。也就是凭借这种为人,永达公司从最初的一个小企业做到现在澄湖市的明星企业,企业连续三年入选市前五十的纳税大户。

不过这些高光时刻在突如其来的疫情面前变得那么渺小,企业经营陷入了困境。公司副总大刘建议通过裁员来减轻企业的负担,也想通过这个特殊的时期清理一下企业的内存。其实黄永达心里清楚,疫情是企业经营陷入困顿的一个主要原因,企业架构繁冗是另外一个原因。

永达公司和很多家族企业一样,裙带关系较为常见。七大姑八大姨找到黄永达“你公司那么大,我家儿子就是你侄子一直没啥正经工作,到你那帮忙安排一下呗!”“这都是实在亲戚,你老姨夫的外甥女是我的侄女,就冲这关系你也得帮我安排了,不用当什么总经理,给安排一个部门经理就行!”“永达,这以前是咱俩老邻居,当年你上大学时候人家还借给咱十块钱,谢情咱得还,他家儿子没工作,上你那去帮着安排一下……”诸如此类的安排,照顾成为缠绕黄永达的噩梦。不安排,别人会说“你看这黄永达,有俩糟钱就洋宝了,谁都不认了!”“当年要不是我帮他家,这小子都上不了学!”“可不是,人呢,啥时候都不能忘本……”黄永达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,面子矮,所以对于来找他安排工作的人全都是有求必应。

这些人工作能力一般,都仗着是黄永达的亲信,掺和企业的正常管理。前几年效益好的时候但也不觉得,这几年效益不好尤其是疫情开始以后公司的管理短板就显现出来。其实老板黄永达也想过裁员,不过一直没有下定决心,再一个就是裁员也不好意思裁掉那些关系户,不裁员那些关系户就得裁员那些真正公司需要的员工,那样对公司来说是个损失。

真要裁掉了那些关系户,回到老家估计都得让这帮亲戚用唾沫星子淹死,所以黄永达左右为难。对于副总大刘提出的意见,黄永达没有马上变态,而是把自己的担忧说了出来。副总大刘一听就明白了老板的苦衷,于是告诉老板“我给你出一个主意,既能够裁员,还能够让这些人无话可说”不过需要黄永达配合演一出戏。

很快大刘就安排人事部经理把裁员名单递交上来,名单里面全都是那些真正能够为企业做贡献的人,那些真正需要裁掉、工资高还没啥能力有裙带关系的人全都不在名单当中。大刘不动声色让人事经理留下了这份名单,然后安排在公司干了八年,任劳任怨的食堂老李递交了辞职信。开始老李没明白,但是大刘告诉他只管交辞职信就好,保证不能辞退还能给他涨工资。

老李心中比较忐忑,但还是按照大刘的安排递交了辞职信。第二天一大早,老李的辞职信就被老板黄永达给退了回来,而且还特意为此召开了一个全员会议,内容就是希望大家能够共克时艰,尤其是希望像老李这种企业的老员工一定要相信企业,能够和企业共同发展,同时还在全体员工面前挽留老李,给老李涨2000元工资。散会以后老李心里甭提多高兴了,本以为是被辞退,没想到是涨工资,工作劲头更足了。

老板的这个举动让一些老员工看到了机会,那些裙带的关系户,总认为自己工资低,尤其是看到打算辞职的老李竟然因为辞职意外涨工资,心里更加不平衡。第二天这些老员工就像商量好一样,集体递交了辞职信,一大早秘书拿着这些辞职信来到了黄永达的办公室,黄永达这次没有犹豫,大笔一挥就全都签批同意,并告诉财务给这些离职的老员工多发三个月的工资。并且下发了一个公司内部通知——以后凡事公司高层领导的亲属一律不用……。

相关文章